《歡迎光臨7-2便利屋》
     2.2─全員到齊(2)
 
 
「現在先去換制服,等等在門口集合,去街上發傳單。」「大家都有拿到吧?這個。」納茲拉了一下早已穿在身上,左胸部分繡著與店徽相同圖案的衣服。
 
「…好單調的顏色。」從紙袋裡拿出幾乎純白的制服的霧梟馬上就吐嘈了。
 
要別的色是可以,只要你不介意整身都是你家主人頭髮的靛色的話就好了。現在的這套可是叫列恩趕工重做的,人家都要抓狂啦!
 
「跟次郎同樣顏色啊…」雨燕君小小聲的嘟嚷,不知道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雨犬犬笑著看了衣服三秒,笑著把衣服往他老哥臉上丟「納茲~我要換~這個顏色不吉利~」
 
「呃…不吉利?」不吉利是因為跟你哥同色是吧,駁回。
 
接下來下面開始嘩聲一片,討論兼抱怨的聲音漸大。
 
納茲汗顏,轉頭想把靠列恩的窗關上去,免得等等自家已經火很大的夥伴開始亂開槍「大、大家別這樣,列恩昨晚…」
 
但是動作未完,喀擦,窗內有槍上膛。
 
「敢對衣服有意見的,格殺。」老早跟納茲一樣換好制服的列恩從車窗邊探出頭,陰陰的跟還沒穿過制服的一群人下馬威。
 
頓時剛剛的好醜或者好單調加上花色不要的人都全數噤聲。
 
「哪大家先去換制服!到時候再自己搭配裝飾,走吧走吧。」納茲趕緊跑到中間擋槍,把人全部趕進商店後門,自己回到車上勸列恩冷靜。
 
今天火氣大的人真多。
 
 
這群人換衣服還真的不是普通的慢,納茲小獅勸完火大的列恩,把人拖到店內整理等等要發的傳單,一直到整理完很久,都無聊到開始把收銀台的收銀機玩得噹噹噹一直響時,衣服看起來根本沒差多少,只有胸前多繡上店徽的某雨燕才慢慢的走出更衣室「嘛,其實也還滿好看的,謝謝列恩。」
 
點頭示意收到道謝,列恩稍微瞄到正在東扯西扯衣服的小次郎背後似乎有個不明飛行物…
 
被重物打到頭的悶聲傳來,小次郎的後腦被那個飛行物打個正著,當場連個痛都還沒喊完就直接倒地。
 
清脆的木質喀啦聲在飛行物觸地後響起,那東東滾到納茲腳邊…
 
嗯…是隻球棒,似乎是揮斷的…納茲跟列恩的眼神一致飄往危險物品出處的更衣室門口,等等會出現在那的應該…
 
「哈哈哈,抱歉抱歉~剛剛在跟瓜他們玩球,結果不小心揮得太用力了一點~」雨狗狗果然歡樂的搖著尾巴跑出現,臉上還掛著一個大大的燦笑,指了指商店的後巷,我流跟雲小朋友正在一個大概是幻覺製成的球場上叫次郎狗狗回去。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而且我們等不到人原來是你們換好衣服的全給我跑去後面巷子玩了是吧!

 
獅子不發火不要把我當小貓!
 
暴走中請稍候。
 
「大家都搞懂分送傳單的區域沒有!」氣呼呼的大空小獅拍了一下放在桌上用四五種顏色標示路線的地圖,做最後一次確認,等等搞錯可是很麻煩的!
 
氣死人了,納茲平常一點都不神氣就當納茲不會生氣!開什麼玩笑!
 
「是…」剛剛只差沒像主人們會被發火的大空冰起來的眾匣兵器怯怯的回答,全部都離納茲離得遠遠的。
 
兇,納茲火氣還是很大的下指示「哪就解散!照計劃的路線去發!知道了沒有!」
 
「是…」氣虛,看著眼前一把火的大空也沒人敢跟他回不是了…
 
 
於是大家就分頭開始發傳單。
 
而納茲跟列恩則是留在店裡等著訊息回報,如果哪邊碰到麻煩可以通知離他們比較近的組別去幫忙,不過一直到發完為止都沒有麼事就是。
 
…會沒事才有鬼。
 
正當最後一個人發完傳單的小次郎聯絡完說準備要折返時,原本應該不會有人這麼快回來的後門被打開了,那時已經無聊到開始打瞌睡的列恩從抽屜裡拿出一架相機丟給納茲,跟他說等等拿來拍點照。
 
「我回來了…」門後面出現的是瓜跟次郎,次郎還是一樣開開心心搖著尾巴跟納茲要餅乾來吃,不過瓜的臉色一臉哭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的後面似乎還跟了兩個人…?
 
發現納茲已經看到後面有人的瓜低下頭鞠躬了九十度道歉「實在是非常抱歉!」
 
抱歉?為什麼要抱歉?
 
「納茲!」
 
等等…怎麼覺得眼皮忽然跳了一下...這個聲音難道...
 
「非常抱歉!不過請讓我也一起幫十代首領的忙吧!」熟悉的語氣跟熟悉的聲音,這怎麼聽都像是獄…
 
…出現啦出現啦!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
 
大驚嚇的轉過頭,還在祈禱著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的可能性,眼前銀白頭髮,穿著一身黑西裝(有點被抓壞),自家大空主人的那位嵐守就站在他的面前,旁邊還站著萬年不變笑容的雨守山本。
 
納茲感覺自己現在大概被風化掉了。
 
欲哭無淚的轉向背後看起來沒什麼表情變化但是應該也有嚇到的列恩,納茲含淚指指獄寺跟山本兩人,列恩嘆口氣,拍拍他的肩「不是幻覺。我確定。」
 
我不要你的確定啊啊啊──
 
 
事情經過→瓜在發傳單→遇到主人→忘記自己是人類→主人被嚇到→瓜被嚇到→被山本認出來→主人恍然大悟→瓜打死不認→次郎把所有事都說出來了→主人叫我把他們帶過來→帶來便利商店→不是我的錯→都是次郎的錯
 
「就是這樣,非常抱歉,納茲!」瓜淚眼汪汪的為自己沒能守住秘密道歉,將手上寫得有點歪歪斜斜的事情經過的字條給納茲看,還在想要怎麼封口的納茲只是飄著鬼火點頭。
 
獄寺正用著一種很懇求的眼神看著自己…主要是因為自己是十代主人的匣兵器,所以獄寺也莫名的尊重,這邊看來只要拜託他不講究不會講出去,不過山本嘛…
 
「哈哈哈,這邊好棒喔!原來次郎你們在外面做這種事啊?」表面上在笑,不過肩上的球棒做什麼一直揮呢…咳嗯…
 
「我就說超棒吧~」次郎你不要笑!你手上的刀柄都露出來啦!很恐怖耶!
 
那邊的氣氛有點恐怖,還是等等在說好了,納茲不想拿命開玩笑。
 
揉揉皺起的眉頭,納茲看著獄寺「哪個…獄寺…」
 
「是!」
 
「能不能不要把這裡的事情洩漏出去,尤其是十代主人那邊。」
 
「耶?為什麼?會怎麼樣嗎?」獄寺錯愕了,他不覺得幫忙賺錢有什麼不好,怎麼會不可以給十代首領知道呢?
 
嘆了口氣,納茲拿起自己的匣子「會擔心,十代主人如果知道我們這樣亂來,一定會阻止的。」「我們是匣兵器…在黑市的價格…很高…真的很高,況且是一次抓到七隻。」
 
在這種人潮流動非常大的店裡工作是非常危險的,納茲他們也知道。
 
「咯咯咯…原來店長有在擔心開店啊…」霧梟的聲音忽然的從納茲的後方響起,結果納茲嚇到有點從椅子上彈起來。
 
不過不知道那是霧梟的獄寺到是馬上就想要點炸彈了「是誰!六道骸嗎!」
 
把霧梟認成誰都好,就是不要認成那個人啊!驚嚇一次接一次的納茲趕緊跑上去摀住獄寺的嘴,就怕他在講出任何有關"鳳梨""骸"之類的話。
 
「喔啊!禁語!這是禁語!獄寺不要再說半次!」他可不想一天之內接兩次幻術大補帖!
 
「喔~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看來火氣真的上來的霧梟是決定裝到底了,聲音不再是從定點傳來,漸漸得變認不出方向,連聲音都開始漸漸變成像是六道骸「彭哥列的嵐守獄寺隼人怎麼會在這呢?」
 
你夠了!原來你是被虐狂啊!非要聽到鳳X或是六道X讓你發飆你才爽是不是!「霧梟你給我滾‧出‧來!」
 
本來以為霧梟不會乖乖出現,但是似乎是發傳單有點累,很乾脆的就把幻象解除了,霧梟出現在靠窗邊給課人休息用的椅子上,笑得一臉欠打「哎呀哎呀~本來想裝成那該死的傢伙把嵐守揍一頓的。」
 
原來你願意為了把人打一頓扮成你那個最討厭的人啊!
 
看到眼前這個感覺有點像是六道骸的白髮傢伙似乎跟納茲很熟,獄寺才放下手中的炸藥跟打火機,抱怨道「什麼啊…原來不是六……」
 
「他什麼都沒有說啊啊啊啊!」雖然獄寺有繼續說,不過被納茲的大叫蓋過去。
 
嗯,納茲你辛苦了。
 
 
「也就是說兩位主人要加入?」聽到納茲的決定,小次郎跟瓜的臉垮了一半,一個是不想給主人管太多,一個是承受不了身邊有兩個大魔王腹黑。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來幫忙?」不過兩個主人聽到這個決定倒是很高興。
 
其實本來也不想這樣,但是如果是有人類在的話,哪也比較不會危險,況且這兩位可是自家主人最信任的守護者們「可以,不過交換條件是你們不可以說出去喔。」
 
「真是太感謝你了,納茲!」獄寺整個就是很感動。
 
「嘛,感覺起來很好玩耶。」山本依舊是保持著這是好玩東西的心情。
 
然後又吵起來了「這才不是在玩!你這個棒球笨蛋!」說完,獄寺就想把炸彈拿出來。
 
「不行!」現場實彈攻擊還得了,納茲可不想還沒開幕就修店面!「如果你們打起來的話就不准來工作!」
 
「在基地也不行,十代主人會收到帳單!」總不能治標不治本,納茲又再多加了一個條件。
 
「嘛,應該是沒問題。」有問題,山本你剛剛已經早就抽刀了。
 
獄寺看起來有點為難,要他不扁眼前這個老是沒什麼神經的傢伙實在是很難過「…這,這是為了十代首領…」
 
 
苦笑,納茲還是希望這兩位主人要記得遵守才好…「啊。」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納茲開始翻起抽屜。
 
「還在我這裡。」原本一旁被晾很久都沒人理他的列恩叫住納茲,把剛剛那架原本交給納茲的相機再次丟給他。
 
危險動作,納茲趕緊接住那架看起來價值不斐的相機「謝謝。就是這個。」
 
「相機?」大家都好奇的看著納茲手上的東西,這兩個人的默契跟行動一直都有點不可思議。
 
「嗯。」納茲一臉高興的把相機鏡頭上的蓋子打開,不過過了幾秒就冒了一滴冷汗「…我想,雖然還有兩天才正式開店…不過我們先來照全員照好不好?」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納茲遞出剛剛列恩給他的照相機,交給獄寺。
 
「全員照?」疑惑的拿起相機,那台相機似乎是還不錯的那種單眼相機,剛剛列恩居然敢把它拿來丟,不過獄寺有點搞不清楚納茲拿給他的用意「可以啊,不過怎麼了嗎?」
 
「…」納茲沉默,感覺有點不好意思「我沒有看過這種東西…不會用…」
 
「那要我幫忙拍嗎?」
 
搖搖頭,納茲想要自己拍大家「教我…」
 
 
幸好納茲的學習能力還滿強的,獄寺只是教了一下基本的東西,剩下的納茲就舉一反三學會了。
 
這點跟從前被稱為蠢阿綱的主人還真不像。
 
「要拍囉!要拍囉!」按下拍照,納茲也趕緊跑向大家所在的位置。
 
三…二…一…喀嚓!
 
「7-2便利商店全員到齊!」
 
 
「吼嗚…」哪…我覺得這張照的真好…變回小獅型態的納茲盯著把自己抱住的獄寺手上的照片,有一點忘神的傻笑,連在另外一邊不停向主人抗議的瓜踩到他的耳朵也沒有感覺。
 
「嗚啊!踩到納茲了啦!實在是非常抱歉!…都是你的錯!」踩到他的瓜一整個嚇到,然後轉而向自己主人大叫加上狂抓。
 
「瓜!嗚啊!很痛!不要再抓了!乖一點,瓜!」被抓得滿臉都是抓痕的獄寺無視彭哥列基地裡路過人員已經見怪不怪的眼神,開始在走廊上教訓起寵物來了。
 
「很吵…」站在山本肩上的列恩涼涼的看了瓜一眼「既然都已經回基地了,你就跑掉啊。」
 
默,然後打死不認帳想跟主人玩的瓜轉向列恩「不要!」「這個傢伙好弱喔!要是我不在的時候遇到敵人他就完蛋了啦!」
 
騙人。
 
確定嵐貓貓這種傲嬌個性是沒救了,列恩也不在管她在那邊繼續喵,當作沒聽到「納茲,接下來已經沒有別的事了,你先去休息吧。我也沒有要忙了。」
 
「喔…哪我去找十代主人!」
說完,納茲小獅就興沖沖的往首領辦公室奔去。
 
 
首領辦公室─
 
納茲開心的竄進綱的辦公室,卻發現四周黑矇矇的,除了自己尾巴上的光線與外面射進來的月光之外沒有半點光源,室內並沒有開燈,勞累了一整天的綱趴在凌亂的辦公桌上,似乎正熟睡著。
 
哪...原來十代主人在睡覺啊…
 
納茲走近綱的身邊,想著這樣睡會著涼,正打算小題大作轉換形態,沈睡中的綱卻好像先被納茲尾上的光亮醒了。
 
「唔嗯…我睡著了…」剛睡醒的綱揉揉眼,定睛一看叫醒他的明亮光源…當下第一個反應差點是喊失火,不過後來倒是回神過來了「納茲?」
 
 
「…」啊啊啊!納茲吵到十代主人睡覺了啦!納茲是笨蛋!納茲是白痴!
 
不過綱倒是還滿高興的,因為如果不是被納茲叫醒,等等就…「還好不是被里包恩發現啊…」一想到某人恐怖的叫醒方式,綱就心底發毛。
不是他長那麼大歲數還怕里包恩,是里包恩就算他長那麼大歲數還是覺得恐怖…
 
「今天跑到哪去了?」柔聲問到,站起身準備開燈的綱摸摸納茲火焰橘的鬃毛,小獅馬上從吵醒主人的錯愕切換成高興。
 
 
今天發了傳單喔!結果瓜在路上碰到獄寺跟山本,我們把事情都跟他們講了,店裡多了兩個預料外的幫手!…不過這可不能給十代主人知道呢。
「嗯…你好像很開心耶,不過我聽不懂…」把納茲抱到胸前,綱微微一笑,大空小獅開心的往他懷裡鑽「對了,我收到一張商店的開幕傳單,我們改天一起去買東西吧。你在街上有看過這家店嗎?」
 
哪?這不是我們店的傳單嗎?
 
「吼嗚~」對於十代主人的問題,納茲得意的叫了一聲,搖著尾上的明亮火焰。
 
嘻嘻~十代主人,這是秘密~才不要告訴你~
 
 
 
距離開店還有兩天~
 
哪,歡迎光臨7-2便利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默 的頭像

銀羽心ㄉ窩

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